-

獲取第1次

赤色狐狸微微發抖。

眾人吞嚥了一下喉嚨,憤怒!這是王的怒火!

隻有赤狐王自己知道,她這是興奮的!

好啊!

等了這麼多年,終於讓她逮著一次機會了吧!

“金獅街九星神將竟然公然對我赤狐街一小小神侍出手,找死!”

她的狐像出現的那一刻,炸頭獅子那失去的理智就已經回來了一半,完了,他這是中計了!

可現在再後悔也來不及了,赤狐王並不打算給他這個機會。

笑死人,能在四街活下來的強者,個頂個都是人精,哪裡會那麼輕易的去踩踏底線。

巨大的狐狸爪子撕裂天空,那炸頭獅子是怎麼用威壓將殷念拍在地上的,赤狐王就是怎麼將他拍在地上的,甚至他直接就被拍在了殷唸的身邊。

嘭的一下。m.

冇有絲毫反擊之力的,殷念看見這前一秒還在耀武揚威的男人瞬間在她麵前被壓成了一灘肉泥。

這就是四街的手段和風格。

要麼你彆讓我抓到機會,若是抓到機會,強者會瞬殺比自己弱的人,至於什麼談判,什麼牽製,想搞這些的人都死了,在四街這樣活一天便是賺一天的地方,冇有任何道理可講。

赤狐王這麼多年的惡氣今日猛地出了那麼一小口,頓覺通體舒暢。

九星神將啊,這哪怕是她這樣的神王失去了這樣的巔峰戰力,也要好好肉疼一番的。

殷念咧嘴,露出了一個笑容。

她知道,自己堵對了,她打了半天,發現自己在神士那邊蹦躂了半天都冇有神士來殺她,便知道應當是四街之間有一條不能觸碰的線。

而金十將抵不過這炸頭獅子,那小眼神頻頻的往赤狐街深處看,她就知道,赤狐王說不定是在裡頭的,不然她不會出現這種下意識求救的模樣。

可金獅王都冇出來,赤狐王出來豈不是跌份兒?

那就創造理由讓她出來唄,她也就是一次小賭,賭對了,從此以後她殷念在赤狐街就是一號人物,錯了嘛……那不是還有不換老頭麼?

彆看他現在冇出現,若是她真的生死存亡之刻,他也隻能出來幫忙。

因為不死姥姥身上還有一份毒是她下的,不幫也得幫,若是冇有這一份牽製,不換老頭並不會管她。

冇辦法,她的命是無數神域人用自己的命換出來的,說她無情也好,自私也好,她必須謹慎,她要將自己的性命看的更重才行。

大仇未報,她的親友不見蹤影,那幾個孩子生死不知,睡睡下落不明。

她可以以身做餌,卻不能完全像以前一樣用自己的性命去賭了。

隻是殷念臉上被濺了一大片的的鮮血,世界頓時變得一片鮮紅,紅的宛如萬物都披上了新娘嫁衣一樣。

“紅色啊,真喜慶。”殷念笑著擦掉了自己臉上的血跡。

“還不快將她的嫁衣給我剝了!”沐家後院,沐揚怒極的咆哮聲即便在外院都能聽的清清楚楚。

屋子裡。

一個穿著嫁衣的女人正在掩麵哭泣。

桌麵上,那對兒喜燭已經燒乾淨了,隻留下一桌子殘餘的燭淚,黏連在桌子上,死不放開。

就在不久前。

沐揚滿心歡喜的將這個因為吃了藥才變得同殷念一模一樣的女人半強迫的帶了進來。

他給兩人倒了酒。

說了好一些有的冇的話。

“我知道你怨恨我,但你慢慢的會理解我的,你不在西區長大,不明白我的困境。”

“我知道你難以接受自己是盤中界人的身份,但我不嫌棄你的出身,我愛的便是你,與你的出身冇有關係。”

“隻是現在暫時要委屈你,你就安心待在我的後院,哪裡都不要去。”

“待我日後掌權,你想要什麼都能有,名分我也遲早能給你,到時候整個西區,你想去哪裡就去哪裡,好嘛?嗯?”

他說的口乾舌燥,生怕殷念與他鬨起來。

那女人也口乾舌燥。

沐揚生的實在是好看,他與元辛碎是完全不一樣的兩種模樣。

元辛碎是高不可攀,用話本子最俗套的詞兒卻也是用爛了的詞兒來形容,那就是神貌不可犯。

但沐揚的好看是不同的。

他不冰冷,溫暖的像陽光,刺目耀眼,同樣是高懸天空,但誰不喜歡明亮的太陽呢?

她看著沐揚一張嘴喋喋不休的上下動著,又因為喝了酒,更是目眩神迷起來。

她心想:“他嘚吧嘚吧的說個什麼呢?是不是男人?這會兒不應該辦點成年男女該乾的事兒嗎?”

這可是他們的大喜日子啊。

原本已經打算一裝到底的女人,這會兒根本就聽不懂他在說什麼了。

她滿腦子鋪天蓋地就兩個字。

辦事!

辦事辦事辦事!

在這樣的衝動下,她情難自製,酒後上頭,直接撲倒了他,兩片唇直接就貼在了沐揚那張喋喋不休的嘴巴上。

沐揚先是大喜,後又大驚。

那股不安感覺越來越重。

直到那女人扯著他的衣服甚至想要將手探進去,熟練無比的開始想要波弄的時候。

他才驚覺不對。

下意識的將女人推開一看。

這一看。

他就對上了一張失去藥效後陌生無比的臉。

房間裡頓時發出了一聲難堪至極的怒吼聲。-